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9-14
作者:姐控眠
字数:71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下)

  「唔……老爷~ ——主人~ ……哦~ 」

  夏日的傍晚,闷热的房间里没有开启空调,但宽大的双人床上面的装置却昭
示着这种闷热似乎是主人的刻意。

             吱呀——吱呀——

  床铺不停地发出律动版的响声,紧闭的窗帘让暗淡的光线不能照明全局,只
能隐隐约约看到床铺上耸动的两个人影。

  两人都全身赤裸,不着片缕让人规避羞耻之物,换句话这个房间里没有丝毫
羞耻。

  「呼……艹!真tm骚!」

  男人强力地耸动屁股时还兴奋地闻着房间里的味道,闷热让男女的淫臭都更
加鲜明。

  啪——!

  男人冷不丁突然地打了身下白腻丰美的雌性一下,女人健美的双腿本就淫荡
地大开,还轻轻地环着男人的腰肢,这一打在女人大屁股上的巴掌不仅让她本就
潮红的屁股紧缩还让她的大腿到小脚都痉挛地放开了男人摆成了m字型。

  「哦……」

  悠长而又成熟透着色气的呻吟从男人身下传出。

  「啊……主人……唔,大鸡吧——」

  女人如同被年轻的大灰狼按在地上成熟肥美的母羊,毫无抵抗的办法,只能
蹂躏着无辜湿润的床单,已经散乱的高高的发髻与枕头搏斗——很奇怪,即使女
人丰满色情的白肉上没有一丝遮掩,可她还是坚持戴着土气的黑框眼镜,梳好发
髻。想必这就是她迷恋的身上的男人的爱好吧。

  我感受着身下成熟女房东的美肉,体会着她眯起的双眼里透露的挑逗和欲求,
舌头轻轻地划过她沾满口水的下巴和伸出来的小香舌。

  闷热潮湿的气氛让我全身的肌肉更能舒展,我的欲望我的肉棒都能舒张发泄,
我攥着女房东的淫荡肥嫩的乳房,让勃起的乳头在我手掌心摩擦,听着女人那一
声声屈服地淫叫,让她发出更加出格的浪语。

  啪啪碰,碰。

  男人的身体在美妇身上律动的节奏更加迅速了,女人也从刚才四肢在床铺磨
蹭的状态变得如同八爪鱼一样禁锢住年轻男人强壮的身躯。

  「哦……主人……肉奴隶要出来了!~ ……射到里面……射到里面!」

  女人的小脚有技巧或者狂乱地在男人的腰窝上抓绕,整个身体都贴到了我这
让她沉迷上瘾的肉体上,我抱着她,得承认,这个成熟闷骚的女人也让我上瘾不
已。

  那颤抖地满身白肉,结实的小腹和蛮腰、丰满的大腿、翘挺的屁股、平时冰
冷却因为我变得淫乱美丽的脸蛋,我抱着她的美肉在我身上一上一下,大床的吱
呀声我们的呻吟叫喊也许都能吵到邻居,可我们此时已经心无旁骛,身心都只有
彼此只在乎彼此,只在乎我的鸡巴她的肉屁股,终于我膨胀到我小姨都会害怕的
肉棒在那紧致毛茸茸淫水四溅的雌性洞窟里喷射而出,女人颤抖地身体满嘴的淫
语揭示着她一样高潮的真相。

  射到最后,她的小腹微鼓,而我的汗味和她雌性的香味更加浓重,我放开了
女人让她躺倒在昏沉暗淡的床上,她那一刻睁开了眼睛,扶了扶眼镜,不解中又
带着害怕我离去的不安,「怎么了?~ 」

  她的语气还是那种带着成熟的低沉雌性声音,却嗲气骚气,带着奴隶向主人
邀功的味道,「老爷你还没满足吧?」

  「该做饭了。」我按住了痴女房东的肩膀,「理惠也该从社团回来了吧。」

  理惠是佐藤和美的女儿……

  没错,这个拥有双人床的房间也不是我那个狭小的公寓,而是女房东佐藤的
家,至于怎么来这里的……啊!

  被我开发得有点过头的欲求不满的成熟女房东又抱上了我,用身体一切雌性
性征勾引着我,妖艳湿润的小嘴也舔上了我的脖子,她轻轻咬着,述说着对我的
屈服,「主人……唔,主人又欺负肉奴隶——明明没有满足~ 」

  说着女人就用淫乱的小穴蠕动夹弄起还没和她分离开的肉棒,「唔,你瞧,
又这么硬了,让奴家帮你泄泻火……好吗?~ 」

  她这种成熟风骚的女人迷离的样子怎么能让拒绝呢?

  「啊……不要……太激烈了!~ 肉棒——哦!」

  昏暗的房间里又响起了吱呀吱呀和肉体撞击的淫声——

      ———————————————————————

  我是怎么到了佐藤太太家的呢?这还要从那天说起。

  那天在浴室又强上了表面一本正经的女房东后,她就扭扭捏捏地离开了。离
开前我还调笑地要送她我的脏内裤,可她并没有回答我,别开脸就跑出去了。

  也许是因为发泄掉了几个月来的欲火我也冷静了很多,我认为对方也是,被
我蹂躏得那么【凄惨】,这些年的火气也应该发泄掉了,所以我很害怕她真的找
我麻烦,毕竟说出来——说出来好像我们都不占理,嘛,一笔糊涂账。

  从那天起,我有好几天都没看到女房东再来视察,就当我开始认为是不是她
心里出什么问题了的时候,她就像往常一样仰着头抱着胸,穿着朴素的妇女服装
来了。

  「哼——」

  出乎意料的她居然对我还是那个态度,对我冷言冷语一点没有被我按在床上
当母狗的自觉,不过这也让当时旁边的奶奶还没有发觉到异常,不得不说,女人
尤其是成熟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要不然她也不会隐藏住自己的真面目。

  那天早晨的会面让我松了一口气,但也有点失望,有点怀疑自己肉棒的魅力。
本来我以为可能就这么过去了,可当天晚上那女人好像算准了我回来的时间,趁
着没人注意在我开门的一瞬间跟了上来,几近了我的房间。

  她开始还冷着脸抱着胸脯靠在墙上不说话,但被我一个壁咚就弄得大口喘气
满脸潮红。

  她很上道地自己跪了下来,脱下了我的裤子,让我闷了一天的大肉棒在她的
嘴里得到充分的按摩和洗涤——当然,看着她满脸高潮的母猴样儿,她才是求之
不得。

  就那样,她每天基本都见缝插针地钻进我的公寓,然后为我口交,疯狂吸允
这我的淫臭,在弄湿自己的紧身七分裤以后——她基本上都这么穿,因为她也发
现了我似乎很喜欢,对那种紧绷的美腿和大屁股最是兴奋——然后她就趴在玄关
的墙上,让我抽打她的美臀,揉弄奶子娇躯,打一个快炮儿,紧张刺激,她只能
十分小声地迎合我,奉我为主。

  这种生活持续了两周,在那天,我把头埋在她的屁股肉里舔弄时才出了变化。

  我把我那月的房租拍在了她的屁股上,我觉得很有情趣,也确实让她的大屁
股颤抖,但她回过头来却甩掉了我的钱,然后一副平时冷淡的模样,让我吓了一
跳。

  「我不是风俗女——」

  她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我轻轻搂着她,亲吻她光洁的额头,点着她的鼻子安慰她,「只是房租而已。」

  但是搂着大白屁股,裤子被褪到膝盖的她居然推开了我,这完全不像她平时
喜欢被我蹂躏的模样,「我不是妓女!」她坚定地说道。

  我很奇怪也有点气愤,我托住她的下巴,一字一句把气息吐到她高傲的脸上,
「我也不是牛郎——我是你主人!明白吗?我给你钱就要拿着!」

  她接受了我的奇怪逻辑,而且羞红了脸,还很不平常地亲了我一口。

  然后我才知道,主人原来也有老公的意思——反正后来就麻烦到死,她居然
用我给她的房租去帮我买缺少的日常用品。

  在她帮我摆牙膏和沐浴露的时候我不禁吐槽,「你到底一天要偷偷来几次啊!
我缺什么那你都知道了吗!」

  她理所当然地点头后还斥责起我的生活习惯,「当然了……天天来我怎么会
不知道,你冰箱里也完全没有食材,天天吃外卖太不健康了。」

  于是她又负责起了我的饮食,隔三差五地来帮我做饭,虽然我也试了几次裸
体围裙把她弄上了新的高峰,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对。

  尤其是她趴在灶台上仰着头扭着肥屁股叫我【亲爱的】的时候。

  虽然我很高兴吧,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尤其是她接触越来越多,她居然有
恢复了对我的冷言冷语,似乎故意在平时欺负我,然后激发我的怒气让我在床上
加倍地欺负她。

  这让我盘算了一个计划,让她在周末被我真正地圈禁起来,当了一天的母狗,
让她插着肛塞,带着狗耳项圈,趴在我的公寓无助又兴奋地被我搞弄,也许就是
那次她被我弄坏了吧——那天之后我们的奸情也终于被邻居的本田老夫妇发现了,
毕竟女房东被我囚禁了一整天,第二天才离开的,而且脸上还带着我用鞭子抽打
的痕迹,头发也乱糟糟地披散着。

  为此本田先生还找我认真地谈了一次话。

  「你小子怎么想的啊?这是干啥——」

  老头一边喝着酒一边抠着脚,好像根本不认真,但说的话却让我沉思。

  「你待一年就要回去了吧……你打算让佐藤那小丫头怎么办?」

  本田先生并没有对我不悦,只是很忧愁,「那丫头我第一次见的时候还是小
姑娘,青春温柔得很……虽然她后来被丈夫抛弃变得坚强,但现在被你弄得……
你跟我说说她手脖子上的绳子印儿是怎么回事?」

  我当时尬尴地不得了,只能点头称是。

  「你小子年轻看不出来,但是她对你已经是依赖了,你想过以后吗?你要回
国去了,把她抛弃了她会怎么样?」

  我当时听到这里后就傻了,我的确没想过——这不仅是她怎么样的问题,本
田先生只是从社会的角度考虑一个女人被抛弃后的问题,但问题是我的身体现在
也有点离不开那丰满高挑又乖巧听话的闷骚女人了。

  不管怎么样,我和女房东还是说了这件事。

  但是她似乎根本没听我后面的话,只是惊讶于本田夫妇知道了。

  「本田夫妇知道了啊?那就麻烦了……你搬到我那里住吧。」

  「什么?!」

  我是不太明白女人的脑回路,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想被人指指点点吗?」女人用不合时宜与她年龄和冷淡形成极度反
差地媚眼甩了我一下,「再说了,到我家不是……不是更方便吗?」

  「什么更方便——」

  「你那些变态玩法啊!」

  女人气急败坏地说道,还用脚狠狠地踩了我一下。

  撕——但其实那小脚触感也很好。

  「那这里呢?我怎么和别人说?你家里不是有女儿吗?」

  「没事,这里就和房客们说装修,你到我们家借助,我想本田先生和太太也
不会多嘴——至于女儿吗?」

       ———————————————————-

  「这位就是到咱们家借助的乐桑了。」

  佐藤太太的家与那小小的公寓和她朴素的打扮绝对形成了反差,虽然不大不
豪华,但有一种温馨和可爱。

  但是她的女儿却和她一样冷淡,小小年纪就冰冷着脸,虽然是个美人,和她
妈妈很像,而且在学校网球部还是王牌,身材有些青涩却也十分匀称性感了。

  「哦……」

  那姑娘审视地看着我,但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我当时绝对尴尬癌都犯了,想着我干了她妈的骚逼,可能每天还要干,我就
对这姑娘十分抱歉。

  「喂!理惠!」但是被我上的成熟女房东却不乐意了,「叫乐哥哥或者序礼
哥,别那么没礼貌!」

  「哼,我才不会叫——喂,你要当我们家的房客就老实点,别被我逮到!」

       ———————————————————-

  「啊……」

  我从房东令人魂牵梦所的身体上翻了下来,安抚着这个成熟美妇颤抖痉挛地
身体。

  「要不然叫外卖吧,理惠回来不好解释——」

  女人侧过神把头埋在我的肩膀,她的眼镜不知道扔到那里了,发髻也散开了,
黑色的秀发黏糊糊地不知道沾了什么,她从旁边把薄被盖在了我们身上,然而像
小媳妇一样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搂着她炽热性感的美肉,回味着刚才激烈的性爱,回味着那一切美妙的蠕
动柔软,拿起了手机开始翻找——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来电的
号码是——爹。

  「怎么了吗?」

  在高潮余韵中脑袋还昏沉沉地女房东也被这一下惊醒了,慌乱地询问着。

  「没什么——喂?」

  「……」

  除了杂音外没有任何声响。

  我能确定那个沉默的人就是我爸,但是我不知道他为啥沉默,也不知道为啥
几个月都不回来一次电话的他回打来,就算一般嘘寒问暖也会是老妈啊「喂——」

  这时我才听清他的声音,原来不是杂音,是电话那边十分之吵闹,有人在大
声说话甚至吵架,还隐隐约约有人哭泣。

  什么鬼?

  我揉着身边美人炽热地快被我打烂的屁股,一边应付着电话一边安抚她。

  「怎么了?」

  「……」

  又是一阵沉默。

  「喂喂?」

  「你TM说怎么了!你真行!真不愧是……你才不是我儿子!」

  「哈?」这突然来什么大爆料,是你戴绿帽了还是我是被抱来的。

  「你还问我?!我才没你这种儿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边突然就开骂了,但突然他好像就被人拽走了,一个女声
接过了电话,应该老妈。

  「喂,妈,我爸怎么了?喝多了?」

  「……」

  我迎来的还是一阵沉默。

  说实话我有点烦了,就去亲了亲怀里的女人的嘴唇,让她【呜呜】地反抗着。

  「你在干什么?」

  老妈突然的询问让我和女房东都惊了一身冷汗,虽然房东听不懂,但是也知
道妈妈爸爸是什么意思。

  「没……没……」

  「哼……不用问也知道——你真行啊。」

  妈虽然没斥责我但也阴阳怪气的,而且背景的杂乱让我更是烦躁。

  「怎么了,上来都是这句【你真行】……话说你们在哪,怎么这么乱。」

  「乱?……我在你姥姥家,都快吵翻天了,你还问我怎么这么乱?」

  「哈?」

  「你……算了,你干了什么你还不知道?」

  「我?我干了什么?」说起来我就来气,「你们把我扔到日本还问我干什么
了?!」

  「不是他妈那些事!」

  平时贤惠很有教养的母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爆了粗口,这让我一时反应不过
来,但她下一句就让我肝都颤抖了。

  「你对你小姨都干了什么!!!」

  「……撕……我……我……」

  「你小姨……行了,你们都别吵了!」

  我妈一声嚎叫似乎让背景的那些熟悉的声音都安静了,而那隐约地哭泣声却
明显了起来,那绝对是小姨。

  「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小姨都离婚了!」

  「什么?!!」

  这可是大新闻……不对,这可麻烦了,难道是真的被发现了?

  「不是……我没那种打算,只是……你们知道我以前就和小姨好,怎么可能
破坏人家家庭——」

  「行了,别装蒜了!你小姨自己离婚的,都和我们说了,那孩子是你和她的
——」

  「额——」

  我脑子都停滞了,虽然我一直拒绝承认那个事实,但是这是什么情况……算
了,我放弃思考了。

  「小姨……小姨她怎么了?姨夫做了……」

  「你当了自己姨夫还问人家做了什么!我们才知道人家碰都没碰过,你小姨
就拿人当备胎耍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你……」

  「不是好好都那么多年了吗?小姨突然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你说你在日本那边干了什么!要不是你在那边乱搞你小姨能
哭成那样!莫名其妙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要不是我们一直问,才不知道你小子
都干了什么混账事!你在那边把人家肚子搞大了,你小姨当时就崩溃了,说你不
要她了,几天都不说话,最后看到我和你爸才说了出来!」

  「等等……什么搞大了?」

  我惊疑不定地看着身旁的女人,用日语问她和我家人说了什么,她马上露出
了抗拒和有心事的神情,我当时就觉得天崩地裂。

  「你说怎么搞大了,幸亏你小姨和你一样学过日语,你那么久不怎么理她,
她自然就打电话问你——」「啊?虽然我x信回的慢,但是……我根本没接到啊?
等等——」

  我盯着身旁赤裸的躯体,感到了一阵无力——我想起了自己的问,想起了她
对我生活的照顾,还有搬进她房屋异常的顺利……还有从没有戴套的事实。

  艹,我以为她一直避孕呢。

  「你怀孕了?」

  女人害羞地点了点头,还从旁边的柜子里寻找什么——估计是单据吧。

  我捂着头哭笑不得。

  「你还和女人在一起!喂喂!你听着呢吗。」

  「恩恩……我也才知道。」

  「你说怎么办!你小姨都差点寻死!你再不回来……唉,你那边女人也……
算了,你自己想想吧。」

                哔——

  说完,电话就挂了,女人也拿出了医院的单据,我没有仔细看,但也知道是
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不说——」

  坏了我孩子的女房东像犯错的妻子一样低着头,全身赤裸地正坐着,「对不
起,因为嫉妒。」

  女人这么低头谢罪,而且是光着身子,我怎么能斥责她,而且就算这种情况
下,我还是硬了。

  「唉……」

  我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安慰着她,「别担心,我会处理,我不会抛弃
你和孩子。」

  「……呜呜呜……」

  女人哭泣着,在我的怀里,似乎是激动感动又似乎是找到了依靠。

  「但是怎么办呢?你和我小姨都说了?」

  「那是你的小姨?!」

  「唉,你不知道!」

  女人抹了抹眼泪,责怪和惊奇地看着我,「我不知道,我以为打电话的女人
只是你的女人——你居然——啊!」

  啊啊啊啊啊啊!都是什么啊!

  我疯地起了身,冲出了房门,但门外的人又差点把我吓到半死。

  理惠……女房东的女儿居然趴在墙边,喘着气拿着我的内裤——她畏惧地看
着我,努力按住裙子遮挡着自己湿润的内裤赤裸的大腿。

  「你……你在干嘛?」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我只是……后面的事情我都没听到!」

  「你只是什么……只是看着我和你妈妈做爱自慰?」

  「不……不是——」

  「你手里的内裤——」

  「啊!」平时冷冰冰的妹子害羞地尖叫起来,这时候她母亲也冲了出来,看
着赤裸让自己怀孕的男人蹲在自己拿着男人内裤女儿的身边淫邪地笑着。

  女人捂着自己的肚子,闹别扭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女儿,「你们在干嘛?」

  「不不不……不是这样,我今天才发现……」

  「我……对,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们,所以……不是,这个内裤……不不不,
妈妈,不是这样!」

  「你这个男人,不仅是自己的小姨,我的女儿你也要出手吗!」

  说着,两个平时冷冰冰的女人都泫然欲泣,而我的手机也再次响起。

  「喂喂喂,等等,你们等等。」

  「喂!呜呜,你个没良心的!你那边怎么还有女人的声音!你个混蛋!」

  小姨撒娇的骂声在听筒那边响起,我感觉似乎一切都爆炸了。

         ————————————————-

  七个月后,首都机场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漂亮的日本姑娘还有抱着孩子的成
熟美女告别了同机的游客,人们都调笑他的好运,从日本拐来了一个年轻媳妇,
还能带着岳母一起荣归故里,但他只能苦笑,自己包揽了美女们的行李,苦哈哈
地带着两个笑得面如桃花的女人走到了迎机出口。

  他远远就看到了那个怒气值爆满的职业丽人还有她故意带着的可爱小姑娘,
他注目的那一刻,身后的女人们也马上感应到了自己同盟的敌人,同样死死地盯
着对面的中国女人毫不示弱。

  年轻男子知道,真正的修罗场才刚开始。

  「未来真是前途多难……」